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資訊» 頭條關注» 【光明日報】F0701或成真正破解教育問題的關鍵

【光明日報】F0701或成真正破解教育問題的關鍵

“有哪些教育領域的基礎性問題需要用自然科學、工程技術的方法來解決?如何用新方法認識教育規律?這是教育界面臨的時代命題。”在日前由北京師范大學互聯網教育智能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組織召開科學基金教育信息科學與技術(申請代碼F0701)資助管理工作研討會上,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陳麗教授的提問正是與會人士思考的。


“F0701”代碼在業內引起關注


2018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增設教育信息科學與技術,申請代碼F0701,將自然科學研究范式引入教育研究,希望通過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資助部署,廣泛吸引不同領域的科學家開展多學科交叉的基礎研究來解決教育創新發展中亟待解決的科學問題。


動員、號召廣大研究人員積極申請研究項目,用科學技術研究手段破解教育難題是教育部科學技術司司長雷朝滋工作的一個重要任務。“現在只是星星之火還需要燎原。”雷朝滋說。


長期以來,國內教育研究更多是從人文角度開展,以國際標準看我國的教育研究,在研究方法和科學基礎等方面,教育研究的科技化程度還不夠高,迫切需要推進自然科學研究范式以深化對教育和人的認知。“現在急需要推動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特別是推動智能科學、認知科學、生命科學、信息技術與我們的教育學和其他相關社會科學大力度的交叉融合研究,特別是跟人的發展規律相關的科學問題研究,比如研究人的認知發展。”雷朝滋表示。


人工智能、大數據驅動的大規模在線教育、可視化、云端融合的交互等,科學技術已經成為教育發展的內在動力,教育的根本性問題也隨之發生變化,教育的組織體系、教與學的模式、服務方式、人才培養體系等方面都在發生深刻變革。“我們真正找準科學性的問題,真正形成科學的合力,真正破解教育問題非常重要,這是教育發展的關鍵,也是F0701有更多資助的關鍵。”陳麗表示。


瓶頸性基礎科學問題有待破解


“要關注智能教育等學科前沿問題和教育基礎性問題,促進交叉融合、突出原創,力爭突破教育發展的需求瓶頸。”在此次研討會上,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信息學部副主任張兆田談到針對F0701代碼資助導向時表示。


新增代碼涵蓋信息科學與其他學科交叉領域的基礎理論、基本方法和關鍵技術研究,10個三級申請代碼為:教育信息科學與技術基礎理論與方法(F070101)、在線與移動交互學習環境構建(F070102)、虛擬與增強現實學習環境(F070103)、教學知識可視化(F070104)、教育認知工具(F070105)、教育機器人(F070106)、教育智能體(F070107)、教育大數據分析與應用(F070108)、學習分析與評測(F070109)、自適應個性化輔助學習(F070110)。


側重解決具體問題、避免大而全,“教育問題+計算機技術”的選題方向,陜西師范大學計算機科學學院教師李鵬分享自己申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項目時應避免的問題:沒有找到痛點、未能聚焦問題,選題過大、概念不清,科學問題不突出;對學科前沿與研究現狀總結不到位,現有研究體系分析不清晰;研究內容缺乏創新;只是常規套用研究手段,無關鍵科學問題;缺乏對應的核心成果與技術,難以判斷項目的可行性;人員配置交互性不強等等。


“目前的申報項目還較多地存在自然科學范式應用不到位、科學問題凝練不充分、研究問題聚焦不準確、創新性不強等問題。”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原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政策局局長鄭永和對科學基金F0701資助做了分析。


數據顯示:教育信息科學與技術(F0701)批準率為8.1%。在線與移動交互學習環境構建(F070102)批準率最高,為13.4%,教育認知工具(F070105)沒有產生獲批項目,批準率最低。10個三級申請代碼項目中,教育大數據分析與應用(F070108)的申請占比最高,為23%。


“科學基金設立教育信息科學與技術申請代碼,資助教育科學基礎研究項目,是科學基金管理工作的新開拓,充分反映了科教融合發展新趨勢,對于推動教育創新和變革具有重要作用。”鄭永和表示。


如何思考科教融合的知識模式?鄭永和認為,以往更多是在社會科學層面進行研究,未來更多的會和自然科學相結合,交叉融合推進我國教育與自然科學、技術和工程的研究,促進生命科學、腦科學、心理學、社會學、教育學、信息科學、系統科學、管理科學等多學科共同推進人文社會學科交叉融合發展。跨界、跨域協同,不僅是高校教育科研工作者的責任,還包括有政府政策推動、企業創新教育應用產品等,構建學習者、學校、區域的廣泛典型應用,促進政產學研用多方協同,孕育未來教育新生態。


以人的發展為研究的核心框架


兒童是怎樣認知的?認知規律有哪些?兒童教育應該從什么時候開始?在不同的年齡段應該教什么內容?看似了解的問題,實際上并不清晰。


“我們現在全社會教育焦慮,我們教育界要做出理性的讓人信服的回答來解決教育焦慮的問題,這就是我們的責任。”在雷朝滋看來,未來教育的核心是助力人的全面、自由、個性化發展。教育內容的變革應該包括以核心素養為核心重構課程體系、教與學方式變革、基于多維數據的精細化教育治理等等,這些使我們對教育變革有了許多新的若干判斷:科學技術是教育變革的內生動力;教育從規模化教育向規模個性化教育轉變;教育規律研究從經驗主義向科學主義轉變;教育從知識為中心向學習者為中心轉變;信息科技有可能極大改善教育公平。


雷朝滋建議,在研究方法上應該考慮三個結合:一是教育研究要用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交叉融合的方法,要思考把過去分散的、局部的、孤立的理念和探索有效地移植到教育科學研究項目中。二是教育研究與前沿技術研究相結合。教育科學研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服務于教育創新發展的需要,新技術不僅僅是單純的工具,有時候是一種變革動力和一種方法論,新興技術對教育的影響有可能是全局性的。三是教育研究要與中國獨特的文化傳統、多方思維方式結合,我們的思維方式在很多方面與西方有所不同,在研究中國教育科學的時候,需要把這幾種因素都考慮進去,這也是在文化傳承方面應該做的。


科技發展,關鍵在教育。“也只有在相當一些領域能夠進入原創的位置才能支撐你走進世界中央,這是新時代我們教育思考的邏輯,也是需要我們在進行F0701研究時需要回答的。”雷朝滋表示。

TOP 炸金花规则_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_快乐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