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資訊» 師大人物» 趙春明:摘下自己的翅膀送給學生飛翔

趙春明:摘下自己的翅膀送給學生飛翔

人物卡片


20190314155252687621401594.jpg


趙春明,1994年獲經濟學博士學位,同年破格晉升為副教授,1997年破格晉升為教授,1998-1999年在美國加州伯克利大學做高級訪問學者,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校級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社會兼職主要有教育部經濟與貿易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教育部全國國際商務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美國經濟學會副會長、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副秘書長、全國高校國際貿易學科協作組副秘書長等。


主要研究領域為世界經濟、國際貿易、國際投資、戰略管理等。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1項、重點項目2項、一般項目2項,教育部、北京市等省部級以及國際合作研究項目10余項;獨立和合作出版學術著作16部,譯著5部,在CSSCI/SSCI期刊發表學術論文近200篇;成果獲省部級以上科研獎勵10余項,其中包括中國圖書獎、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和二等獎、安子介國際貿易研究優秀著作二等獎和優秀論文二等獎等。


在教學方面,先后主持10余項國家級和省部級教改項目,出版教材近20部,多部教材入選教育部全國研究生推薦教材、國家級精品教材、國家級規劃教材和北京市精品教材;榮獲50余項教學獎勵和榮譽,其中主要有國家“萬人計劃”教學名師、寶鋼優秀教師特等獎、教育部高校青年教師獎、國家級精品課程、國家級精品資源共享課、國家級精品視頻公開課、北京市教學名師、北京市師德先鋒、北京市優秀教學教育成果一等獎和二等獎、北京師范大學首屆“四有”好老師金質獎章、北京師范大學最受本科生歡迎的“十佳教師”、北京師范大學最受研究生歡迎的“十佳教師”等。


師小萱:趙老師,首先祝賀您入選第四批國家“萬人計劃”教學名師!您對取得這項成績有何感想?


趙春明:我想可以用三個“感”字來概括自己的心情吧。


首先是感恩。我要深深地感恩學校這么多年來對我的培育和熏陶。我是1981年考入我們北師大的,到現在將近40年了,套用時下一句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從一塊“小鮮肉”熬成了一塊“老臘肉”。在這個漫長的“熬制”過程中,師大“學為人師、行為世范”的校訓和文化對我的成長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


其次是感謝。我要特別感謝在我的成長歷程中教育我、培養我以及給予我許多支持與幫助的老師和同事,比如我的博士導師陶大鏞先生、碩士導師楊國昌教授等等。可以說,如果沒有這些老師的教育培養和同事們的支持與幫助,我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績。


最后是感概。因為對我自己來說,在榮譽的背后確實是付出了比較艱辛的努力。記得電影《霸王別姬》描述張國榮飾演的程蝶衣角色時有一句話:不瘋魔,不成活。的確是這樣,光鮮的背后其實通常都是在不斷地“折磨”自己。


一生去回望,一生去追尋


師小萱:您是如何接觸上自己的研究領域的呢?


趙春明:我走上經濟學的教學和研究之路,可以說是純屬偶然。我是江西省崇義縣人,當時對我們來說,北京是非常令人向往的地方,所以我在第一志愿就填報了北師大的政治經濟學專業。對于這個專業其實當時也不是很了解,記得當時我高中的班主任對我說:“春明呀,政治經濟學可是搞政治斗爭的,可我看你并不像搞政治的人啊!”后來學了政治經濟學后才知道,此政治非彼政治也。從此以后,我就與經濟學結下緣了。當然經濟學的領域很多,我本科讀的是政治經濟學專業(后來改為經濟學專業),碩士讀的是馬克思主義經濟思想史專業,博士讀的則是世界經濟專業,而國際貿易、國際投資等又是世界經濟中的重要研究方向,所以我后來從事的教學和研究工作大多集中在國際貿易和國際投資等領域。現在倒過頭來看這段經歷,我覺得還是很有意義的。我們知道,雖然西方經濟學體系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如果要洞察經濟活動的本質和社會發展的趨勢,就需要借助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因此,在我的課堂教學和研究成果中,學生和讀者往往能感受到一種馬克思主義的經濟學情懷與理論精髓。


20190314155252716683305552.jpg


師小萱:您與北師大之間又是如何結緣的?其中有沒有什么可以與我們分享的故事?


趙春明:說起來也是一種機緣。剛才提到,我小時候的最大愿望并不是成為老師,而是想做一名法官。為什么呢?就是因為看了印度的一部電影《流浪者》。那時候電影很少,看一場電影會激動好多天。我看了《流浪者》后就特別激動,里面的主人公讓我很感動。電影講的是一位漂亮的女法官麗達與流浪者拉茲的愛情故事,看完后我就立志要做一名法官。我記得自己寫了一張字條放在枕頭底下:趙春明,你以后想不想當法官?如果想當法官,那就早晨5點鐘起床!就這樣一直激勵我考上大學。填寫志愿的時候,我把北師大放在第一志愿,第二志愿則填報了西南政法學院,也就是今天的西南政法大學。但沒想到自己有這么好的運氣,第一志愿就被師大錄取了,那年師大政治經濟學系在江西只招收2名學生,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也非常感謝當年招生的老師,是他的選擇讓我和師大結下了這份不解之緣。從本科、碩士到博士,我都是在師大讀的,所以我們這類人聽說有一個雅稱,被大家叫做“三師人”。迄今為止,我在師大學習、工作和生活將近四十年了,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非常熟悉,也目睹了師大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詩人徐志摩曾說:感情是我的指南,沖動是我的風。如今到我這個年齡,沖動已漸行漸遠,但通過無數個難忘景象而日積月累起來的感情卻使我深深地融進了師大之中,從而值得我一生去回望,一生去追尋。


20190314155252719988855834.jpg


師小萱:您怎樣看待平日的教學工作?


趙春明:關于如何看待教學工作,雖然我最初的理想并不是要做一位老師,但是自從選擇了這個職業之后,我就非常喜歡老師這個職業,更是熱愛教學這份工作。多年以前有一首歌《長大以后我就成為了你》,可以說唱出了老師這個職業的特點。我記得早年有一位夜大的學生對我說:“趙老師,我覺得你們老師挺偉大的!”我說沒有啊,我們也是凡夫俗子啊!他說不,在單位里別的人都不希望我們發展得好,但你們老師不一樣,我們發展得越好,你們就越高興!他這句話說得有一定道理,這其實就是我們教師職業的一個重要特點。對于老師來說,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摘下自己的翅膀送給學生飛翔,學生飛得越高我們老師就越有成就感。就我自己而言,每每看到學生的成長和成就,就會油然生出一種自豪感和滿足感。比如,在2010年評選的北京市十大師德標兵中,就有2位來自于我指導的博士畢業生;再比如,我和我早年指導畢業的博士熊曉琳教授有兩次共同出現在了北京師范大學最受本科生歡迎的“十佳教師”和最受研究生歡迎的“十佳教師”榜單上,當時有校報記者采訪我,我說我得到這個榮譽雖然很高興,但是我更高興的是看到曉琳得到這份榮譽!所以啊,教師這個職業是很高尚的,如果我們自己不能做好,就有愧于這個職業的榮耀與崇高!


另外還記得2017年9月,我在上全校通識課程“經濟全球化與當代中國經濟”的第一節課上,有位家長坐在教室后面聽講。一了解,原來她是外地送孩子來上學的,想實地考察和感受一下孩子選擇北師大是否選擇對了,她說:“聽了你的課后,覺得孩子的選擇完全正確,以后孩子在師大學習我就完全放心了!”雖然這位家長的褒獎有些過譽,但是作為老師,我在感動和自豪的同時,更是感受到了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因為我們老師教學教得好壞,不僅僅是我們個人的問題,而且會直接影響到學校的聲譽!所以對于我們老師而言,每一節課都要認真對待!


20190314155252724075108987.jpg


只要咬牙挺過去,終會迎來一片草原


師小萱:在您多年的教學和科研過程中,是否遇到過什么困難或者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如何解決的呢?


趙春明:在這方面,要說起來有很多很多。這里就提幾件印象特別深刻的事:


第一件事是我早年身體上的一個問題,就是患有比較嚴重的口吃,因為口吃,容易導致性格內向,所以在大學一二年級時,我都不是一個善于言辭和表達的人,當時同學們送我一個外號“老夫子”。很感謝同學們對我的信任,大三時選舉我做了團支部書記。記得有一次在上《資本論》的課,下課時要通知一件事情,其實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就是“下課后,請團員同學留一下”。但是就是這么一句話,就一直在我腦子里回旋轉悠,整節課我都無法安下心來聽課。前些年整理書籍和筆記時,我還看到那節課的筆記本上自己當時留下的心情寫照:“糟糕,腦子亂了!聽不進去,自己真是混蛋!”但后來也就這樣一直咬牙堅持下來,不斷地磨練,才終于克服了身體上的缺陷和心理上的陰影,后來和人見面以及上課時能夠自如地進行表達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寫博士論文期間,當時我住在師大四合院東樓。那時我已經留校任教,白天有上課任務,同時還擔任了學院團總支書記和班主任等社會工作,因此我的寫作經常是在深夜進行的。記得有一天夜里,大約是1點多鐘,突然我的門被敲響,并伴隨一聲憤怒的責問:“你是怎么回事啊?天天晚上不睡覺,弄得我們樓下都沒法睡覺!”我這才知道,原來住所不隔音,我晚上來回的走動影響了樓下老師的休息。在道歉之后,我便換上了軟底鞋,并把椅子固定在一個地方,不做任何移動,以免發出聲響影響鄰居。就是在論文的寫作過程中,我差點就要崩潰和放棄了。因為有一節內容怎么也寫不下去了,加上焦慮,天天都頭痛欲裂。后來有一天深夜,我在四合院的周圍小道上,來回走了3個多小時,在內心痛苦的掙扎中一遍一遍給自己打氣和鼓勁,最后迫使再次坐到書桌旁,整理好心情和思路,慢慢找到了感覺和靈感,一連幾天終于把這塊骨頭啃下來了,當時的心情真可謂是百感交集,難以言表!這段經歷也給我一個啟示,就是無論是科研還是教學,就像在爬一座座高山,只要咬牙挺過去,就終會迎來一片草原!


第三件事是我家庭生活中的一段經歷。我們老師也是凡人,除了教學科研外,經常也會遇到很多家庭和生活方面的煩心事甚至困境。比如2011年,我家里三位老人同時重病住院,那年我孩子還正好是高考;2012年,我送走了我岳父;2013年又送走了我母親。緊接著我岳母做了一個大手術,結果血栓拴壞了腦子,演變成老年癡呆。后來經常在夜里走丟,我們經常要在深夜里找她。另外那幾年我正好還擔任我們學院主管教學的副院長,同時還分管了一年多的行政事務,工作很繁忙,真的可以說是全方位的壓力。有一天我愛人在醫院給我打電話說,你快來看看吧,媽不行了!那時候我剛給我們MBA上完課,當時刮著大風,我從后主樓下來以后,迎著狂風就想大哭一場,因為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一直給自己這么一個信念,就是再輝煌的時候會過去,再艱難的時候也會過去!


師小萱:您與學生之間在課上課下是如何交流的?


趙春明:我與學生之間的交流是多渠道的。在課堂上,學生有問題可以隨時提問和討論,課下除了當面交流外,還有郵件、電話、微信等多種聯系和交流方式。另外我的慕課課程也已經在中國大學MOOC等平臺上線開通了,除了校內學生外,還有大量的校外學員,不管有多忙,我幾乎每天都要抽空進去看一看,及時回復學生們提出的各種問題。雖然慕課也聘請了研究生做助教,但在線學習的學員還是非常希望能看到老師的回復和身影,這樣才能拉近老師與學生的距離,達到慕課建設的初衷。


20190314155252734036302104.jpg


把教學做成一門藝術


師小萱:能不能向我們分享一些您從事教學工作的經歷與經驗呢?


趙春明:一是要處理好研究與教學之間的關系。大家知道,大學不同于專門的研究機構,如果光是研究做得很好,但教學能力不強,那也不會成為一個受學生歡迎的好老師;反過來,如果只有教學能力和表達技巧,但研究水平不高,也很難真正獲得大學生們的尊敬和肯定。只有把這兩者有機地結合起來,才有可能達到好的教學效果。我在教學生涯中,一直很注意協調這二者之間的關系,注重以教帶研,以研促教,及時將最新的研究成果運用到教學過程中,從而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二是要處理好宏觀與微觀之間的關系。我給本科學生上的課程如“國際貿易學”、“經濟全球化與當代中國經濟”等,大多偏重于宏觀范疇,理論性也較強。為了更接地氣,同時增強學生理論聯系實際的能力,我在教學過程中非常注重微觀案例的運用與分析。比如,現在市面上關于國際貿易實務案例的書籍很多,但是有關國際貿易理論與政策方面案例的書籍則幾乎沒有,為此我專門編寫出版了《國際貿易理論與政策案例解析》一書,選取了與國際貿易理論和政策密切相關的49個典型案例并進行了詳細解析;同時考慮到無論是參與經濟全球化還是進行國際貿易,其行為主體都是微觀層面的企業,所以我還編寫了《企業戰略管理——理論與實踐》一書,并針對課程內容,通過各種渠道甚至自費制作了多個精美的案例視頻資料,把宏觀與微觀貫通,形成了具有比較明顯特色的教學風格。


三是要處理好教書與育人之間的關系。在長期的教學過程中,我一個非常深的體會,就是要用“心”來教學,而不能光用“嘴”去講課。這里的“心”,不僅是指老師的敬業精神,更是指在教書的過程中要注重育人。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曾說:“教育,就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為此,我通常把課堂當作自己的人生舞臺,把教學做成一門藝術,在授課過程中非常注重把正確的價值觀、內心的激情、對學生的關愛和人生體悟滲透到專業知識的講授之中,潤物無聲,播撒有痕,對學生產生了潛移默化的良好影響。


四是要處理好傳統與現代之間的關系。我們的傳統教育非常注重思想和理念的教育,這些精華我們要繼續繼承和發揚光大。但是原來的教學方式比較簡單和單一,“一支粉筆,三尺講臺”的教學方式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現代教學的需要了。在互聯網+時代,我們需要遵循“沿用好辦法、改進老辦法、探索新辦法”的原則,不斷改進和優化教學方式。具體來說,就是既要重視面對面的課堂教學,又要重視課后的實踐教學和網絡教學;既要重視引導學生線上自主學習,又要重視引導學生線下交流討論。


以上四點只是我的一點體會。雖然我自己在這些方面做了一些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我們師大有很多老師都做得很好,值得我以后進一步學習和借鑒。


寄語北師大


學校近些年培養和引進了大量優秀的青年老師,這些青年老師不僅科研能力很強,而且教學方面也很有前景,只要假以時日,持之以恒,就會涌現出一大批名師,我對師大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

TOP 炸金花规则_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_快乐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