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平臺» 媒體師大» 【經濟觀察報】GDP統一核算開始 欲破數據造假瓶頸

【經濟觀察報】GDP統一核算開始 欲破數據造假瓶頸

       

       中國地方GDP這一筆大帳的記賬方式正在處于一輪變革之中。

       自2019年起,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生產總值核算將從原來的各省區市統計局負責,改革為國家統計局組織領導、各省區市統計局共同參與的統一核算,且地區生產總值(GDP)將依據統一的核算方法。

       這是一項盤桓6年之久的制度改革:2013年第十八屆三中全會即提出“要加快建立國家統一的經濟核算制度”開始,2017年《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改革方案》出臺,又兩年后,終見落地。

       國家統計局網站上的一則信息透露出了政策準備建立新核算制度的決心:2019年1月7日,國家統計局的一則官方通報,追問黑龍江、廣東等五省市14起統計違法案件責任人的處分處理結果,其中一些案件甚至發生于3年之前——在分級核算制度之下,類似于這樣的地方統計違法、造假的個體事件時有發生。

       這一追問迅速有了結果。“目前,對于通報中提到的哈爾濱市依蘭縣與道里區統計違法案件,相關責任人均已經處理完畢。”2019年3月20日,哈爾濱市統計局法規處工作人員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廣州市統計局核算處工作人員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已經聽說過將開展統一核算培訓,但因為統一核算是自上而下的一個制度。到時候國家會培訓省一級,省一級培訓市一級,市一級培訓區縣一級。目前統一核算的方法還沒有確定下來,所以還沒有到培訓的階段。統一核算應該是從明年才開始,具體在2020年什么時間點開始統一核算要具體看推進的步伐。”

       核算制度并不僅僅只關乎統計技術本身,同時還潛藏了政策層對于經濟增長重點和邏輯的設想,新的核算方式則被認為能夠更準確的提供經濟數據。“更加精確的數據是國家經濟與社會發展管理的重要依據,對真實反映國家和地區經濟規模、結構和速度,正確研判宏觀經濟形勢及發展變化規律,都發揮著重要積極的作用。”北京師范大學統計學院院長宋旭光表示。

       追問

       2019年1月7日,國家統計局以官方通報的形式對多個地方統計部門發出了追問:通報內容涉及黑龍江、廣東等五省市14起統計違法案件,主要內容為在規定時限內(截止2018年12月29日),國家統計局沒有收到14起統計違法案件違紀違法責任人的處分處理結果。

       3月20日,哈爾濱市統計局法規處工作人員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通報中提到的哈爾濱市依蘭縣與道里區統計違法案件發生在2016年、2017年國家統計局相關人員在檢查之后,在2017年年底留下了處理意見。哈爾濱市統計局按照處理意見,包括對區縣統計局進行了一些文件清理,對各個專業的統計調查對象進行了回訪、檢查。

       國家對于地方統計數據造假的關注程度自2017年開始迅速提升,該年4月20日,國家統計局統計執法監督局成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成立統計執法監督局將充分發揮統計執法監督的利劍作用,嚴肅查處統計違法違紀案件,為提高統計數據質量、構建現代統計調查體系提供堅強法治保障。

       在通告中,廣州市增城區、越秀區統計違法案件亦在名單中。

       上述廣州市統計局核算處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地方出現統計數據造假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因為涉及到個體的經濟利益,包括個體為偷稅漏稅等多種因素,從而虛報漏報相關數據;二是因為采用的統計方法,涉及到重復計算問題。

       “成績單”

       在2017年還發生了另一件事,該年6月《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改革方案》獲得審議通過。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李曉超對此表示,正式實施改革前,國家統計局將組織各地區統計部門和有關部門統計機構,共同研究修改完善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實施方案,進一步明確統一核算的目標和步驟、核算原則、核算方法、組織方式、資料來源、質量控制辦法、數據發布和修訂等有關工作。

       2018年,國家統計局開始在陜西等地組織開展了改革試點,并最終在2019年全面落地。

       自1985年中國建立核算制度以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和地區生產總值便采取分級核算制度,即國家統計局核算國內生產總值,各省區市統計局核算本地區生產總值。

       這一分級核算制度被認為潛藏了“激勵機制”:即地方GDP統計以層層分包的形式逐層下沉,而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期,每一級政府在統計并完成上報GDP時,也等于上報了該級政府全年的“成績單”。

       “在原有的政績考核體系下,地方政府為了完成規劃的經濟增長任務,可能片面追求經濟增長,甚至人為干擾統計數據,想把目標任務完成得更好。”宋旭光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此外,在宋旭光看來,在過去的分級核算統計體系下——國家統計局核算國家的GDP,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核算自己的GDP,盡管統計的數據、來源、方法等理論上是一致的,但由于各方面因素的影響,過去一段時間地方GDP數據核算結果與國家公布的數據存在較大的差距,客觀上也給統計數據注水提供了空間,這不利于我國統計數據質量提升。

       2018年1月11日,在天津濱海新區第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濱海新區2016年地區生產總值由原來的10002.31億元,調整為6654億元,縮水將近3成。

       “這是分級核算面臨的問題之一。從技術方法上來說,這是天津市對各區縣的一種激勵機制,當然,濱海新區的GDP縮水并不影響天津市總的GDP。”中國人民大學統計學院院長趙彥云對經濟觀察報表示。2016年,地方加總的地區生產總值也比全國數據高出3.6萬億元。

       探索

       “如果地方數據出現問題,地方經濟發展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水平?國家怎么進行統一的宏觀調控,可能信息就不準確了。”宋旭光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在中國經濟駛入新的階段,宏觀政策工具重要性更加凸顯的今天,一套新的地方GDP核算制度已經呼之欲出。

       宋旭光介紹,為進行統一核算,需要統一組織、統一標準、統一制度,要從技術體系、人員培訓、方法制度、方案試點等各個方面做系列的準備。從2013黨中央提出這一重大部署到今年正式實施,條件已經成熟。另外2018年是經濟普查年度,統計數據來源會更加全面系統,這也在客觀上為今年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在宋旭光看來,實施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改革后,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生產總值核算改為由國家統計局統一領導,由各省級統計機構共同參與進行。國家統計局統一統計方法、統一核算機制,統一發布數據,基本上可以杜絕地方數據和全國數據銜接不上的問題。

       不過,實行統一核算以后,趙彥云對經濟觀察表示,仍有系列問題等待著去解決。

       趙彥云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首先最主要的問題是各省如何去分配跨省份企業的生產總值數據,如跨越河北、北京、天津的鐵路,該如何去核算這三地的鐵路產值;目前存有許多關聯性、復雜性特別高的數據,需要有更多的、更精準的基礎性數據;一些數據有時效性,要想及時獲得,成本特別高;為計算生產總值,必須劃分一個時間段,但往往產值在時間線上較難切割;未來也需要更好的網絡平臺來收集數據,特別是一些直接測量的數據,避免人為的干擾。“統計的GDP數據不可能達到百分百精確,任何統計方法都需要不斷的完善發展。”趙彥云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TOP 炸金花规则_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_快乐炸金花